贵州快三和值走势图 > 都市小说 > 上门女婿 > 第八百八十八章 变化
    夜深,雾浓。

    夏明明接到姐姐电话后,开着车就等在酒吧外头,没进去。

    她主要工作仍在天海,跟普通拍戏的那些人不同。她没接过商演,没接过代言,算是很自由。拍完一段戏闲下来,喜欢回家看看。

    对姐姐跟姐夫的事,夏明明很久没再发表过意见。不知从何说起,说了也未必管用。

    正无聊在车上翻着手机,注意到酒吧门口处有两道曼妙的影子。

    姐姐跟她那个同事唐艳秋。

    打量着,尽管路灯下看不太真切,仍能注意到两人脸颊都有些红晕。走路不太受影响,但一眼就看出来是强装正常。尤其姐姐,换了一个人一样,挽着唐艳秋手臂,絮絮叨叨的,话很多。

    夏明明皱眉,招呼不打。下车,帮两人开了车门。

    随口叮嘱远处保安:“她们车子明天来取?!?br />
    关好门回车上,她先问了唐艳秋地址,开车往那边赶。

    气氛微妙,夏梦丝毫未觉,只顾跟唐艳秋说着永远也打不住的话题。应当,以后没有几次再一起吃饭的机会了。关系本来就疏远很多,再离职,交集更加困难。

    朋友。

    唐艳秋是她最聊得来的那个。除了她,私底下有朋友关系的人虽不少,可大多步入了家长里短,缺了谈兴。

    半小时,到了唐艳秋居住的公寓。

    眼看着她人走远,夏梦定定道:“明明,回家吧?!?br />
    “你别说话啦,睡会,到家我叫你?!?br />
    “那开车小心点?!?br />
    “用你安排?!?br />
    夏梦想睡,又分明觉得很多话还没说过瘾。打趣道:“做我律所代言人,你能不能再考虑考虑。我真的想找一个不经常做代言的名人,你最合适了,又是我妹妹……”

    夏明明声音很低:“难不成你觉得合适,我也必须觉得合适。不想做就是不想做,给多少钱我也不做?!?br />
    “你姐夫找你,你做么?!?br />
    “他不喜欢强人所难。如果真的开口,我倒贴钱也去帮他?!?br />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相互的,他为我做过多少事情,我愿意十倍百倍的去回报。反观姐姐你,除了找我借钱,就是没事使唤个人。即便你是我最亲的人,一直这样谁会舒服!我昨晚刚从天?;乩?,没睡好。今天刚睡着,被你一个电话叫起来了?!?br />
    夏明明讨厌现在家里氛围,话一出口就止不?。骸拔乙晕愫鹊睦米砣缒?,才不放心开车过来,感情你一点事没有。那为什么不叫代驾,不叫你自己的司机!”

    “你还有脸经常找我抱怨我姐夫处处不是,不看看自己。最简单的事,为别人考虑过么?!?br />
    “他固然有千百种不对,你又能好到哪去?!?br />
    夏梦呆愕,错愕:“明明,你怎么会这么看我?!?br />
    夏明明少见烦闷,转开:“瞧瞧你德行,一副被人甩了的丧气样,有什么啊。再说,蠢不蠢。清楚自个不如人拿得起放得下,还怄这口冤枉气……”

    夏梦没争辩的力气:“别跟我说话,不想搭理你?!?br />
    夏明明嗤笑:“谁乐意理你啊,喝点酒跟个苍蝇一样没完没了的嗡嗡。酒品见人品,可见人品也不咋滴?!?br />
    “你再说,我跟你同归于??!”

    夏明明翻了下眼睛,慢慢止住了话题。

    曾几何时,她对姐姐跟姐夫之前的感情看法最为复杂。却不想两人离婚,少任何一个,家都不完整。

    如今无所谓了。

    走多远是俩人的事,分合都行,自己的选择。

    车厢随着安静,夏明明不久也听到姐姐轻微均匀的呼吸声。她关窗停车,随意把身上外套搭在了她身上。

    随之,慢慢的,平稳启动车子。

    车速不快不慢,保时捷如一道流光,扎进了夜色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夏梦醉的不算凶,生物钟的缘故,第二天准时醒来。

    头部除了一点轻微的不适,没有其它不舒服的地方。状态来的快,走的也快。

    该工作,她就迅速调整好了自己。

    不紧不慢含着牙刷,懒洋洋的在微信里回应着没来及回复的消息。

    留意到了古清河的那个对话框,夏梦点开看了一眼。随即,刷牙的动作停顿了下。

    今天上午十点钟,古舟行跟张伟明会到达东阳机场。

    不是说还有几天么,来这么突然。

    夏梦迅速收了懒散,忙乱漱口后连妆容也不及收拾,回了电话。昨晚古清河连打几个她给挂了,应该就是因为这事吧……

    “清河哥,我跟秋姐俩人喝的有点过,刚看到你消息。没开玩笑吧,是不是真的?!?br />
    “我说呢,你们俩一个电话都打不通,人也找不到……是真的,张市长时间不好抽出来,是应着他,我爸临时改变了行程计划?!?br />
    “知道了,我马上到公司?!?br />
    放下手机,夏梦简单理了下头发,拿起外套就走。到门口才觉不妥,又匆匆回来净面化妆。

    仪容挺重要的,平时在公司就罢了,今天有重要客人。

    急匆匆的下楼,母亲抱着女儿,还有妹妹,都在餐桌前。

    “妈,我公司临时有事,不吃了?!苯?,她捏了下女儿粉嫩的小脸,在她额头上亲了一口,转身即走。

    夏明明视若无睹,拿着块面包在茜茜嘴边逗弄。

    一凑近,茜茜就张嘴。张嘴,她再拿开。

    不消一会就把茜茜惹急了,手舞足蹈的往夏明明脸上招呼。

    “诶你这小东西,打人!比你妈还凶??!”

    夏明明笑着让开,抓着茜茜藕断一样的手腕。把面包泡软后,才给吃。

    龚秋玲早习惯大女儿不吃早餐,平时一个人难免感觉孤零零的??尚∨乩戳?,无形中家里就闹腾的让人舒心,她也着实少了许多烦恼。

    难掩乐意,龚秋玲又少少喂了一点茜茜能吃的东西:“你注意点,别看人小,手劲可不小。我脸上被她抓了好几道,你看现在还有痕迹,等会就得帮她剪指甲?!?br />
    夏梦仔细瞅了瞅:“显摆什么,知道你皮肤保养的很好,连个婴儿都能抓伤……”

    龚秋玲哭笑不得:“你给我滚远点?!?br />
    夏明明弯着眉眼,正色了些:“妈,我姐夫前几天给我打电话,说让我带茜茜去上京一趟。他不有个长辈么,还没见过孩子,想看看?!?br />
    龚秋玲表情微滞:“你带着茜茜跑这么远,我不放心。告诉他,想带孩子过去可以,他自己回来带。除了他,茜茜交给谁,我都不答应?!?br />
    “我姐夫应该不方便回来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知道他不方便,反正这事也不急于一时。方便了再说!”

    谈到女婿,龚秋玲哪还有食欲:“你说都瞎闹什么,孩子这么可爱,一个个的都爱理不理。没孩子真过不了,离也就罢了。现在万一离婚,孩子怎么办……”

    夏明明不喜这些话题,打岔:“妈,别瞎想这些。赶紧吃,等会带你出去转转,也带咱们家小茜茜开开眼界。再等一阵子天寒下来,想出门也不方便了?!?br /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