贵州快三和值走势图 > 历史小说 > 奋斗在红楼 > 第七百九十四章 公审
    骨利胖的如同一头三四百斤的猪,小头,短脖子,如同肉球。此时神情困顿的坐在狭小的囚车中。由两匹马拉着。

    骨利蓬头垢面,小眼睛恨恨的瞪着贾环,咒骂道:“贾环,你不得好死!”

    骨利被关押在总督府中审讯,与外界消息不同,但这并不妨碍他知道,他被抓的主谋就是贾环。

    贾环昨晚在总督府,彻夜未眠。今日正好和胡炽一起押着囚车过来。庞泽、张四水几人则是从驿馆出发,此时已经在街市口。程攸、杨渭各有事情要忙。昨日代表总督府颁布两条法令后,贾环威望空前。

    骨利看到、听到别人恭敬的喊贾环:“贾大人?!闭饣鼓艽淼昧??仇人相见,分外眼红。

    贾环头都没偏,看着街道前方的高台?;共欢系挠谐侵械陌傩赵诨憔?。负责沿街“安?!惫ぷ鞯氖腔乒?。

    骨利恨声叫骂道:“贾环,你诬陷我通敌,实则是图谋我的家产。你一定会受到报应的。死后下阿鼻地狱?!?br />
    贾环看了肥胖的骨利一眼。

    骨利再大声骂道:“丧尽天良的无耻之徒,双手沾满无辜良民鲜血的恶棍!天打五雷劈的贱种!我诅咒你,父母早亡,妻离子散,家破人亡…”

    贾环的长随胡小四拿起棍子,一棍子用力的抽在骨利的脸上,骂道:“嚎你马个比。你再叫一声试试?”

    “啊…”骨利被打的一声惨叫,瘟头瘟脑,不敢再发一声。

    贾环一声哂笑,道:“小四,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。你打得轻了?!绷舾鴛x队的时间不多了。这种梗,估计没人听得懂。贾环心态放松。

    胡小四笑哈哈的“诶”了一声应着,虎视眈眈的盯着骨利。骨利在囚车中,缩了缩脖子。

    胡炽看得一笑。胡儿畏威而不怀德!记打不记吃。

    …

    …

    敦煌城并不大。城南的街市口呈丁字型。勾连城中的南大街和南门。

    清晨的阳光中,贾环一行,押着囚车,沿南大街而来。

    而此时,南大街,囚车即将经过的一处酒楼的二楼。几名黑衣人正摆弄着手中的强弓,等待着押送囚车的队伍进入弓箭的射程。

    为首的一人低声道:“姓贾的来了。大家伙儿准备!”

    …

    …

    在城中的公审即将进行时,城外的吐谷浑胡骑正杀向敦煌城而来。

    “轰”

    “轰”

    近万的骑兵,奔驰在草原、戈壁上。大地的地面都在震动。造成的声势极其的恐怖。

    稍远十几里处,拔野古部的骑兵正在不断的汇聚成一个巨大的锋矢阵型。鼓角争鸣。拔野古孝德在三万大军中,看着地平线上奔腾向前的吐谷浑部骑兵,脸上露出残忍的笑容。

    这只是炮灰!

    拔野古部和吐谷浑部达成协议,吐谷浑部将占据敦煌以及附近水草丰美的土地、牧场。但吐谷浑部要率先攻城,让城中的吐谷浑人里应外合。

    敦煌是周朝大军的粮草重地,当然不会没有防守。一共有五万大军。战力强悍的京营有约1万6千人。虽然他们士气低落。

    他的战术很简单:由吐谷浑部夺城,调动驻守在城外的周军。他率精锐骑兵趁势掩杀。

    这种大军的调动,指挥层面的命令当然是越简单、越清晰最好!而到具体的战术执行层面,当然是要非常的精细、复杂。各兵种的配合,细微的战术,这就要靠中低级军官和老兵发挥作用。

    不可能一场仗打下来,和三国演义一样,几句话就搞定。谋士和武将的区别就在于此:谋士负责出主意,统兵的大将则要将其变成现实。称之为指挥艺术!

    所以,周公瑾是军事家!天下三分的关键战役:赤壁之战是他指挥的。

    拔野古孝德用力的勒着马头??ヂ硌锲鹇硖?,拔野古孝德举起手中的长矛,向前斜挥,“儿郎们,出发!”

    据闻,打的他如同败家之犬,杀戮他的父亲、族人的榆林总兵王子腾是昨日颁布杀胡令的贾环的舅舅。

    舅债甥偿!他正好报仇!砍下此人的头颅,叫他明白,想杀灭拔野古部,那是白日做梦!

    …

    …

    大军向敦煌城杀来时,贾环、胡炽一行押着的囚车队伍正在徐徐的走在南大街上。

    “嘭!”“嘭!”“嘭!”

    这时,南大街上异常突兀的响起一阵火铳齐射的声音。厮杀声传来。贾环一行押送囚车的士兵们顿时紧张的手握兵器戒备,高呼道:“敌袭!”

    街道尽头高台处的百姓都吓的四散逃散。高台附近的书吏们愕然。而街道两旁的酒楼中,文官们纷纷出声问自己的长随。场面显得非?;炻?!

    囚车之中的骨利顿时来了精神,仰头大笑,“哈哈!”振奋的道:“贾环小儿,公道自在人心。这里可不比中原。你敢作恶,敦煌城中的义士们就敢来杀你!”

    胡小四狠狠的踹了骨利一脚,“傻逼!你特么长成了猪,脑子也变成猪了?;痫ナ悄忝呛苣玫降??这是我汉家儿郎的利器!枪声代表正义!”

    果然,火铳声停止,便听到汉语的声音,“不用追…”

    骨利微怔,然后,反射弧极长的抱着腿哀嚎起来。

    胡炽身边的胡族侄,看着沮丧的骨利,忍不住笑起来。这胡商盼着人来救他都盼疯了。奈何啊…!

    十几米开外,出事的酒楼的一楼,负责安保工作的黄观吩咐手下的将士,“不要追。且忍耐这些老鼠一会?!?br />
    火铳声响,火铳声停。这里面蕴含着胜负的信息。在敦煌城中,数百米开外的一处大宅中,几名胡人聚在一起。一人低声骂道:“晦气!动手!”

    出师不利。若是能刺杀贾环,对汉民的士气打击可想而知。即便救不出骨利,亦是值得的。

    …

    …

    来的途中发生了一点小插曲,并没有影响到公审。骨利被拖到高台上。公审之后,就是处决!

    贾环和西域布政司的同僚们打过招呼,坐在高台上的主席台上。主位上坐着的是沙州府知府马知府,今日的公审由他主持。审一个胡商,并不需要太高级别的官员。

    比如,左布政使韩伯安就在街市口处的一家酒楼中等候着。官员们基本都在这里。

    “开始吧!”马知府对贾环笑一笑,看向场中,吩咐身旁侍立的吏员和衙役们。

    公审的流程分为数步:第一,宣布骨利的罪名。第二,列举证据。第三,按照大周律宣判。第四,行刑。

    马知府一步步的宣读时,大地剧烈震动的感觉传来。骑兵,唯有大规模的骑兵才能有这样大的声势!那么,来的是那一方的势力,却是不问可知!

    胡骑!

    被押着跪在地上的骨利,再次爆发出巨大的能量,放声大笑,张扬的道:“哈哈,哈哈!你们都死定了。我部落里的儿郎来救我了?!?br />
    于此同时,敦煌城中,突然起火。数处地段,黑烟滚滚。听得到城中,呐喊声震天,“杀??!”

    “杀汉狗!”

    “杀狗官!”
北京pk10冠军软件 海南体彩app换身份证 广东11选5常见的任3有那些数 天津快乐十分彩走势图 北京pk10和值走势图 虎扑nba比分直播 广东十分快乐开奖結果 288彩票平台官网 上期六会彩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七乐彩走势图预测 第一中彩票的人 河北20选5五行走势图 3d和尾走势图带连线图解 开奖历史页排五 广西11选5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