若是何沉真下定决心要保叶灵,即便是他们也要再三思量,何沉的身后是虚空学院,一个巨孽级的势力,不是他们能惹得起的。

    何沉已经放低了姿态,也把话说得很明白,虚空学院不惧幽门府星四大势力,只要叶灵答应,他便能保叶灵活着离开。

    这一刻,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在了叶灵身上,何沉的话已经说到了这里,决定权都在叶灵身上,只要叶灵答应,前途似锦。

    叶灵看向天穹,目光在幽门府星四大势力的人身上划过,最后将目光落到了何沉的身上,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,微微摇头。

    如此一幕,所有人都是一脸的震惊,这种时候叶灵竟还敢拒绝。

    “叶灵,只要你入了虚空学院,便是天级学员,能拜得帝尊巅峰的强者为师,甚至于帝尊之上的强者都有可能收你为徒,到时候别说是一个幽门府,就算是擎天星河都没有几人敢惹你?!?br />
     “若你真的想要活着离开幽门府星,你只有这一个选择?!?br />
    何沉再说道,看着叶灵,一脸的凝神,一句话,让得无数人神色颤动。

    天级学员!

    按照何沉说的,整个幽门府能入玄级的天才都不会超过一掌之数,而叶灵却直接是跨越了玄级、地级两个等级,到了天级。

    如此一言,就如同说相比于幽门府中的其他天才,叶灵远远过之。

    面对这样一番言语,几乎已经算是威胁、强逼,所有人再看向叶灵,在叶灵的脸上只看到了一抹笑容,依旧是摇头,还是拒绝了。

    “虚空学院不适合我,你们不会欢迎我,也不敢收我?!?br />
    依旧是那一句话,不欢迎,不敢,让得何沉都是神色一凝,沉默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你真不愿意?”

    片刻之后,他再问道,他不信这幽门府中没有虚空学院不敢收的人,凡是天才,虚空学院都欢迎,只当是叶灵在拒绝他,可他心里还是不死心。

    “多谢前辈的青睐,不是叶灵不想去,是叶灵去不了,去了只会害了虚空学院?!?br />
    叶灵说道,再一次拒绝,何沉神色微凝,深深看了一眼叶灵,没有再问了。

    “八强战,依旧是十六强战一样,由抽签决定,祝你们好运?!?br />
    何沉说道,挥手,八个玉牌落下,围绕在幽门台四周,八人皆是目光一凝,一一取了一个玉牌,再看向天穹之上的何沉。

    “八强战,开始!”

    何沉直接宣布道,一步,退回了孟妃身侧,看向了幽门府星四大势力的人,一群人皆是一笑,叶灵拒绝,也让他们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如此妖孽人物,若是真让他活着走了,必然是幽门府星四大势力的劫难,不过他拒绝了何沉,他们便是有机会出手了。

    “第一战!”

    两个人走上了战台,一边是兽女,另外一边则是鲁霄,鲁霄走上战台,凝神片刻,向着兽女微微行了一礼,便是直接认输。

    他有自知之明,八强之中,他是最弱一人,不管遇上谁都没有一丝的机会,既然已经得到了进入虚空学院的资格,便是不用再拼命了。

    “姜晨!”

    兽女走下幽门台,离她不远处的姜晨看了一眼兽女,走上了幽门台,看向幽门台周围剩下的六人,一脸的凝重之色。

    六人,他都没有把握取胜,若是说六人中稍弱的那便只有叶灵,的确如秋明圣所言,叶灵杀君无邪带有一点侥幸、偷袭的成分,而杀司南则是因为司南的幻术没有对叶灵起到作用。

    “鬼衣?!?br />
    一个淡淡的声音响起,鬼衣走上幽门台,让得周围不少人都是神色一凝。

    一副少年模样,脸上挂着一抹笑容,带着些许稚嫩,仿佛真是一个涉世未深的少年一般,但却没有任何一人敢轻视他。

    “战!”

    并没有什么废话,姜晨直接出手,一只笔,漫天虚点,每一点落下都是一柄利刃,瞬间便是有了数万柄利刃,向着鬼衣贯穿而下。

    鬼衣一步踏地,幽门台都是一颤,一拳,直接轰向漫天利刃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漫天利刃泯灭,鬼衣立于天穹,浑身涌动着一股恐怖的力量,恍如神魔,一道目光,仿若穿天利刃,要将一方世界都穿透。

    “衍世!”

    姜晨退于百里之外,一笔勾虚空,画出了一方大地,一片天空,仿佛真的画出了一个世界,挥手,一方世界向着鬼衣砸下。

    鬼衣淡淡的看着这一幕,依旧是一拳,虚空崩灭,砸向了这一方世界。

    “轰——”

    一道恍如魔神的一般的身影贯穿了世界,一拳,猛地砸在了幽门台上,让得整个幽门台都是一阵颤抖,仿佛要撕裂一般。

    “固阵!”

    一个个幽门府星四大势力的人立在天穹之上,稳固着幽门台上的阵法。

    待恐怖的能力涟漪散去,幽门台上只余下了一人站立,另一人则是被轰入了幽门台之中,在幽门台上砸出了一个恐怖巨坑。

    “太弱了?!?br />
    淡淡的话在幽门台上传开,传入无数人的耳中,所有人都是神色一颤。

    幽门台上,鬼衣已经走下了幽门台,又恢复了一副少年人的模样,过了半响巨坑之中才有一个人走出,是姜晨,一身血迹,走下了幽门台。

    太强了!

    直到这一战,所有人才真正的明白了鬼衣到底有多强,面对姜晨,直接碾压,从头到尾,姜晨连一丝反抗之力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好强的身体,难道是炼体修者?”人群之中有人说道,看着鬼衣,一脸的震撼。

    炼体,最为艰难,对天赋、肉身要求极高,这种修者几乎都已绝迹星空,想不到幽门大比居然出现了一个,还修炼到了如此境界。

    叶灵看着走下幽门台的鬼衣,也是神色一怔,没有想到鬼衣竟是一个炼体修者。

     “叶灵,你是不是觉得搬尸宗的人都是修炼炼尸、控尸的人?”

    鬼衣灵识传音道,让得叶灵微微一怔,看向他,并没有反驳。

    的确,他真的以为搬尸宗的人修炼的都是炼尸、控尸的术法,没有想到鬼衣竟然是走上了一条与其他搬尸宗的人截然不同的路。
35选7好运开奖查询 时时彩幕后控制 如何下载彩票走势图 足彩4场进球18136期 吉林快三免费预测群 幸运飞艇最牛app下载 浙江20选5开奖时间 河南体彩网 北京11选5开奖查询结果 三肖中特会员料 吉林十一选五走势图遗漏 2O18二肖中特 河南快赢481走势图30期 五子棋游戏 排三今晚上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