帅帐里。

    贾诩端坐在中间,一帮将领站在他的左右两侧。为首一员大将正是张任。

    此刻的张任有些坐立不安。

    主公郭嘉就在军营外,按道理他们都要出去迎接,但刺史大人却让大家都呆在军营里。

    张任有些不安。

    作为益州集团的中流砥柱,他对郭嘉还是很忠诚的。

    主公来了,他们不去迎接失了礼节不说,很容易就会引发误会。

    万一主公以为他们拥兵自重,张任就有些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。

    但同时张任又有些不明白贾诩的意图。

    为什么不让他们出迎呢?

    能够在益州几度易主中存活下来,张任也早就不是以前的愣头青了。

    他隐隐的感觉到上司贾诩似乎跟主公郭嘉之间出了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难道这位上司要造反吗?

    张任一颗心忽然沉了下去。

    如果是这样的话,他就不得不在贾诩和郭嘉之间选一个了。

    这对张任来说是个遗憾的事情。

    郭嘉自然不用说,对他们益州人恩重如山,张任绝不会背叛。

    但贾诩也是个很不错的人,片言平三郡,不费一兵一卒就平定了叛乱。

    这等功绩也是绝无仅有的。

    对于这个上司,张任可是由衷的敬佩。

    但是敬佩归敬佩,张任效忠的是郭嘉,不是贾诩。若贾诩反叛,张任也会毫不犹豫的灭掉他。

    三万大军一直都在张任的掌控之中,只是现在贾诩并未露出反相,所以张任也没有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这时,一名传令兵急匆匆的进来。

    ”报,大将军一行已经进了营寨?!?br />
    大将军进来了!

    众将领一颗心都提了起来,齐刷刷的看着贾诩。

    张任也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既然大将军毫不犹豫的进来,就证明他没有对自己起疑心,事情还有回旋的余地。此刻张任最担心的就是郭嘉掉头就离开,那样的话,张任等人可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。

    来了吗?

    贾诩只是点了点头,没有任何的言语。

    刺史大人!

    张任忍不住提醒道:”既然大将军进来了,我们该出去迎接一下了?!?br />
    虽然先前不知道贾诩怎么想的,但是这会儿郭嘉已经到了,他们绝不能再犹豫了。

    现在出去还不迟。

    众将领也各自对望了一眼,缓缓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平心而论,他们也不想上司跟主公之间闹什么不快。

    呵呵!

    贾诩只是淡淡一笑,道:”你的意思让我出门迎接大将军?“

    张任愣了一下,不解的看着贾诩。

    你我都是大将军的属下,自然要出去迎接,难不成要让主公来迎接你?

    这不是乱套了吗?

    贾诩缓缓的站起身,道:”张将军,你忘了一件事。此行你才是主将。我只是以私人身份来相助,迎不迎接主公,是你的事情?!?br />
    什么?

    张任傻眼了。

    他一时间有些没有明白贾诩的意思。

    贾诩忍不住摇了摇头,道:”来的时候主公给你写了封信,你还记得怎么说的吗?“

    当然!

    张任可是把这封信随身带着的,闻言急忙拿了出来。

    ”以张任法正为主帅,进军越儁?!?br />
    看到这里,张任才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郭嘉的命令是让他张任为主将打这一战,他张任才是最高的指挥者。贾诩虽然是他的上司,但是在这件事上并没有指挥权。

    只是张任先入为主,觉得贾诩是他的上司,自然是最高的指挥官,所以才对贾诩言听计从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,打一开始,他就错了。

    贾诩虽然知道他错了,却没有点明。

     想通了这点,张任急忙顿足道:”快快快,出去迎接主公?;褂邪盐淦鞫挤畔?,头盔都摘了,去主公面前请罪?!?br />
    众将领也一阵手忙脚乱,急匆匆的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”刺史大人,您这是故意的吧?“

    张任哭丧着脸。

    他也知道自己上了贾诩的恶当了。

     不去迎接郭嘉,那就是张任的过错,真的追究下来,贾诩并没有太大的责任。

    呵呵!

    贾诩只是微微一笑,道:”现在去还来的及,我若是张将军的话,一定会想个像样的理由。我们这位主公还是很大度的。当然大度归大度,他也会不爽的。他不爽了,虽然不会怎么着你,但是给你几次小鞋穿,张将军可就自求多福了?!?br />
    张任这才意识到贾诩的厉害,心中早把贾诩的祖宗给骂遍了。

    人家不仅会坑敌人,连自己人都坑啊。

    他也来不及跟贾诩斗嘴,当下急匆匆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看到张任气匆匆的离开,贾诩这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他要的就是这个效果。

    张任是个大将之才,完全可以独当一面。郭嘉把他放在这里,就是让他镇守益州。

    贾诩片言平三郡,瞬间收服了张任,取得了他的敬重。

    这帮血性汉子最敬佩的就是有本事的人。

    不动一兵一卒就平定了三郡,这可是一件了不得的功绩。

    将相和原本是一件美事,但贾诩却不这么认为。

    作为益州的最高长官和最高将领,贾诩决不能跟张任亲近,否则一定会引发上层的猜忌。

    相反,二人越是不合或者是互相忌惮,上面就不会怀疑,这对贾诩对张任对益州都有好处。

    这也是贾诩之所以这么做的根本原因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张任带着一帮将领跪倒在地上,愧疚道:”罪臣张任拜见主公。明知主公就在外面,却没出来迎接,罪不可恕,请主公责罚?!?br />
    众人也都丢盔弃甲跪倒在地。

    这……

    郭嘉忍不住有些愣住了。

    老狐狸又是唱的哪一出???

    不过见到这些将领纷纷露面,?;匀灰簿徒獬?。

    ”你们好大的胆子!“

    许虎等人立即将张任围了起来,怒道:“明知道主公就在帐外,居然装模作样的躲在营中不出来迎接。当真是无礼之急。你们想干什么,想造反吗?”

    话说郭嘉折了面子,虎卫军自然也不爽。

    主公恕罪!

    张任脸色惨然道:“前段时间大胜,属下心中高兴,就多喝了几杯酒,直到大将军来了才酒醒。千错万错都是张任的错,请主公责罚我吧,不要迁怒其他的将领?!?br />
    说着他解开了衣甲,跪倒在郭嘉的面前,露出精装的上身。

    思来想去,他也只能把脏水泼在自己身上了。
今天上海快三开奖号码爱彩乐 内蒙古快三一定牛网 西甲球队队徽 威斯汀娱乐场开户 搜狐彩票 双色球免费缩水软件哪个好 浙江体彩20选5杀号 中王中一肖中特 北京pk10冠军软件 六合彩图 海南环岛赛彩票开奖 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结果 博彩一族论坛 猎码公式网 时时彩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