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雨滂沱。

    季长安把头靠向窗户,他能感觉到窗户上持续传来一种轻微的震动。

    窗外的天空依旧是灰蒙蒙的,雨点猛烈地敲击着窗户,从一开始就没有停下。

    他看了看时钟,发现已经有半个小时了,正打算说些什么,突然高声道:

    “小心,稳住自身!”

    又一个浪头猛地拍向巨舰,季长安感觉整个人都有一种向右滑的趋势,整个房间中的所有事物都开始向右倾斜,他脚有些站不稳,伸出右手抓住窗户上的把手。

    房间内的众人东倒西歪。陈听涛仰头倒在床上,王城靠在灰黑色的墙上,孟初雪手中符纸燃烧,护住两人,江流霜把脚向前一伸,定住自身。

    至于说倒在地面的东西,季长安已经无心去管了。

    等这场突如其来的颠簸过后,季长安让他们各自小心一点,自己则开门查看情况。

    一开门,喧闹的声音便扑面而来,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水汽,各种哭闹声、吵架声、争执声……此起彼伏。

    季长安用目光环视四周,周围可谓是一团糟。

    通往甲板的路已经被封锁,柔和的白光从天花板上照射下来,右边用一个灰色大桶接着掉下来的雨水。

    “踏踏踏”的脚步声从左边传来,一行穿着黑衣的军人急忙在船舱中前行,他们面色发白,手上各自拿着一把黑色的盾牌,背上背着制式飞剑,正在主持场中的秩序。

    “都不要闹,不要吵,在之前的颠簸中受伤的乘客,马上就会有医师前来医治,请不要喧闹,请各位乘客呆在你们各自所在的房间,不要随意走动!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买站票的怎么办?!”

    “也请各自站在原地,或者找一个地方坐下,不要乱动?!?br />
    片刻后,略有些慌乱的女声再次从头顶的传音符阵中传来。

    “尊敬的各位乘客,因为目前的雷暴天气,目前巨龟号船上有人受伤,急需多名医师。请各位有意帮忙的医师前往一号船舱,你们将得到各位受伤乘客的衷心感谢!目前情况紧急,请各位医师前往一号船舱……”

    季长安看向身后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江流霜左手握住门把开门走了出来,右手揣在兜里握着针盒。

    季长安只说了一句话:

    “注意安全?!?br />
    目送着江流霜离开,季长安回到房间后,发现整个房间的气氛有些凝重,方形窗户已经在符阵的指令下自动关上,一阵悠扬悦耳的音乐在耳旁响起,灵力的波动弥漫至整个房间,让人的心情放松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我不说假话,目前的情况着实有些不妙?!奔境ぐ沧焐洗乓荒ㄎ潞偷男σ?,用一种较为缓慢的语速说道。

    “但是!”

    季长安话锋一转,慢慢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在这种情况下,大家才最应该放松下心态,让自己稳下来。因为焦躁解决不了任何问题?!?br />
    “的确是这样,大家最好安下心来?!泵铣跹┬睦镉行┖ε?,但还是笑了出来,在喝下一口水后,她继续说道,“不如……让我们来谈谈一些有趣的事吧,我们来玩一个游戏如何?”

    “好、好吧?!背绿瘟成行┓?,本能般地应答道,“对了,说到有意思的游戏,我们来玩真心话大冒险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可以?!蓖醭茄约蛞怅?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问题?!背滦?。

    季长安一边陪他们玩着游戏,一边回忆着雷暴这种天气会产生的影响。

    夫雷霆者,天地枢机!

    雷乃天之号令,统摄阴阳,其权最大!

    而在道书记载的道法之中,也同样认为诸法之中,雷法为尊!

    即便这个世界的修真者并不需要度雷劫,但雷霆也同样是一种危险而又强大的力量。这种雷暴天气能阻碍神识的传输,使人无法登入三千世界,飞剑传音、纸鹤等通讯手段也通通无法使用。

    不过与此同时,在危险的同时,雷霆也同样是一种强大的力量。某些突发奇想、技艺高超的修真者们会在雷雨天气里前往雷云旁采集雷霆,做成雷珠,或者其他与雷霆有关的法器。

    事实上,有些丹药的炼制也同样需要雷霆来作为材料。

    有些惶恐的女声从天花板上传来,声音断断续续的。

    “尊敬的各位旅客,目前雷暴天气严重,罗盘受损,在测算航路上面出了一点小问题,请各位有测算星……星轨、计算方位经验的人员前往1号船舱?!?br />
    罗盘出问题了?

    季长安心里当即就是一个咯噔。

    航海自然要靠罗盘指引方位,要是罗盘出了什么问题,那就不是一般的问题了。

    而且,问题情况应该要比符阵里说的情况严重得多,不然船上的官方人员不会选择向乘客求助。

    测算方位、计算星轨自然要靠数学。

    季长安在思索片刻后,便站起身来说道:“我得去帮一下?!?br />
    陈玄机坐了起来,白色短发随意披散,苍白的脸上重新浮现出一丝血色,淡淡道:

    “我修行元磁方面的法决,可以帮你?!?br />
    孟初雪用力咬住下嘴唇,不停用手指搅动着耳旁的黑发,思索片刻后释然一笑,柔声道:

    “你们去帮忙吧,我们好好呆在房间里?!?br />
    季长安走向1号船舱,陈玄机跟在他背后,两人一路上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前面是一名明显有些年轻的士兵,他穿着黑衣,握剑的手在打寒战。

    稍微再往前一点,就站着一位富家公子,好像之前见过一面。

    “方天,青城高等学府二年级生,练气七层修真者!”方天以一种自豪的语气说道。

    “青城学府的高材生?热烈欢迎!”

    站在前面的一名中年军官热情地和他握了握手,直接道。

    “既然是来帮忙的话,往前走三个房间就是?!?br />
    看着后面走来的季长安,方天眼中一抹轻蔑之色一转而过,温言道:

    “你好,我记得我们之前曾经遇见过的?!?br />
    “的确?!奔境ぐ膊焕洳蝗鹊厮盗艘痪?。

    “这位是?”方天眼前一亮,冷不丁看向陈玄机。

    “我同学?!奔境ぐ仓辶酥迕?,向前踏出一步。

    “那之后见?!?br />
    方天也意识到自己的眼神稍微有些炙热,温文尔雅地笑了笑后,便很有风度地转身朝着前面走过去了。

    “我叫季长安,青阳中等学府一年级生,练气五层修真者,对于星轨测算稍微有一点体会,这次来是想帮一下忙?!奔境ぐ仓苯拥?。

    中年军官有些失望,练气五层的修为对于中等学府一年级生自然是一个辉煌的成绩,但和之前的练气七层修真者相比,实在是有些差距了。

    虽然不抱什么希望,但是对于热心帮忙的人,中年军官不好说些什么,语气倒没什么变化,只是程式化地说道:

    “那么,也请往前走三个房间?!?/div>
电视直播体育频道 欢乐生肖时时彩官方开奖号 998通比牛牛 排列五走势图带连线2 专家预测号 云南快乐十分走势图电视横屏版 幸运农场网上购买投注 极速飞艇大小单双计划 下象棋游戏 新疆25选5开奖结果 百期无错一波中特公式 海南飞鱼开奖查询 象棋残局破解 6场半全场 安徽11选择5